来自 天水 2019-09-27 20:34 的文章

天水:一位老村支书的幸福记忆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担任基层村干部长达42年之久的秦州区齐寿镇后寺村村民冯高代,还有两年将满70周岁。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他坦言,正是祖国的稳定和繁荣发展带给了他及家人良好的成长环境,在芳华岁月里能够立足于自己心仪的工作岗位,在基层给祖国默默地做着贡献,这一生他感到很值!

  1955年6月2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强农民业余文化教育的指示》指出:农民业余文化教育,必须密切配合农村互助合作运动和生产的发展,积极有计划地扫除农村中的文盲,并逐步提高农民的文化水平。

  生于1951年的冯高代,在10岁那年,他的父母响应国家扫除文盲的好政策,克服家庭困难,将他送到学校,与村上同龄小孩一同入了学,接受文化知识的熏陶与洗礼。“我记得当时是在村里上的学,是一所耕读学校,只上半天的课。等上完了五年级,为了生计,我便跟着父母下地开始务农了。”冯高代回忆说道,对于当时生活艰辛的农村人来说,那时候下地务农比上学更有出息,大家的追求是能吃饱,能穿暖。

  冯高代说:“我们是幸运的一代人。”在他未出生之前,他的爷爷奶奶、父母亲都经历过饥寒交迫的穷苦日子,但生长在新中国的他,小时候日子虽然苦些,但不用挨饿,在那个年代来说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

  后寺村是秦州区齐寿镇最远的一个村子,村子四周树木林立,房屋错落有致。出生在近林区的冯高代,在他儿时记忆中,除了上学,最有趣的事便是约上三五同伴一起进入林区,手拿砍刀砍三四十斤的柴火后,一同沿着深沟步行来到集镇上去售卖木柴来赚些零花钱。“一捆三四十斤的柴火当时能卖2块多钱,这钱全是我们自己的零用钱,可以买些好吃的、好玩的。”提到儿时有趣的经历时,冯高代老人向记者乐呵呵地说道。“现在想想,我还是沾了文化的光,才能用学到的知识与同伴们一起卖柴火来赚取零用钱。”冯高代说。

  对冯高代来说,除了在校时老师教会他识文读字,对他影响深刻的还有爷爷辈以及父母辈勤勤恳恳的劳作生活,“日子苦些不怕啥,只要勤劳实干,我们坚信会越过越好。”这是冯高代从亲人们身上看到的拼搏精神,也是他的母亲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明事理后的他,当时仅有十五六岁,便一心想着多干活,通过辛勤劳作,让家里的长辈以及弟弟妹妹们的生活过的好一些。

  1969年,年满18周岁冯高代结了婚。随着父母上了年龄,自己有了孩子,冯高代感到身上的担子也重了许多。不过,他狠下决心,立誓不向艰辛生活低头。

  1978年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决定实行改革开放,会议强调:“全党目前必须集中主要精力把农业尽快搞上去。”

  这一年,冯高代凭借在村里的公信力、以及农耕能手的影响力,在村上被公选为后寺村第三组小组队长,当时主要以抓农业发展促丰收为主要任务。

  担任小组队长后的他,凭着一股子干劲以及出色的组织能力,带领村民向前奔,在后寺村五个自然组里,他们组当年年底的田地丰收量以及各项任务完成率均名列前茅,得到了组里村民们的一致好评。大家纷纷表示,来年继续跟着冯队长干,让大家早日能吃饱穿暖和。

  1982年1月1日,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关于农村工作的一号文件正式出台,明确指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

  这一年,后寺村响应国家农村工作的号召,开始推行家庭包产到户政策。当时,冯高代家中共有15口人,分有30多亩土地,还有四头牛、一头马以及十几只羊。其他农户家中根据人口多少,也按规定分到了土地以及牲口。

  渴望过好日子的村民们,像抚育自家孩子般的照料着每一块田地里的农作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到了年底时,村里家家户户大丰收,每位农户们的脸上都挂满丰收喜悦之情。冯高代说,“当时,家中小麦产量最少的也要三四千斤,村民再也不用发愁吃不饱了。”

  在冯高代的记忆中,那一年的年味很浓,那一年的年货很香。“回想起1982年的春节,最香的食物要数刚出锅时的热馒头,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流口水。趁着热乎劲,一次性下肚两三个,幸福感溢满心头!”提起当时的场景,冯高代老人喜滋滋地说道,现如今,大家过年都是买些现成馍,菜也买的精细了、高档了,甚至部分家中招待亲朋时,直接从酒店预订半成品菜肴,既方便又时髦。

  1984年,冯高代30岁,而立之年的他因工作出色,当年被推选为后寺村村书记。

  “既然当上了村书记,就要想着为村里干些实事,让村容村貌以及村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这是冯高代当上后寺村村书记时,默默在心里给自己定的目标。

  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全国出现“打工潮”现象,进入90年底,村子里的年轻人纷纷走出村子,到大城市去打工。

  冯高代的两个儿子便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他们从工地上的小工变成了现如今的技术工人,通过自身努力不仅住上了新房,而且都开上了小汽车。冯高代说,我们这辈人的心血都放在了地里头,到了下一代,随着社会快速发展,孩子们的视野变得更宽更广,他们一心想着往大城市奔,年龄大的带年龄小的,男的带女的,去看外面的世界,去挣更多的钱。正是村里年轻人频繁外出打工,让信息闭塞的后寺村感受到了快速发展的时代步伐。

  冯高代也没闲着,他时刻关注着社会发展的变化,尤其每次看到国家有对农村出台相关政策时,他会细心研读,力争吃透文件精神并落实到村里头。

  1991年,对于后寺村村民来说,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在冯高代的积极协调下,当年全村通上了电,屋内、院里甚至大门外,每到夜幕降临时灯火通明,让沉睡在夜幕里的后寺村变得不再那么安静,忙碌了一天的村民晚饭后也会互相串门聊些家常。

  “村里通电后,在外务工的子女们陆陆续续给家里置办起了电视机、收音机、录音机等电子产品,当时,村里孩子们最喜欢看的电视剧是《西游记》,那真是看了一遍又一遍,等再次播放时还是要看。”冯高代笑着说道。

  在村里头,村民们通过电视机节目,看到人们手拿“大哥大”轻轻一拨,就能与人通话聊天,这让后寺村村民们羡慕不已。到了1998年,后寺村终于有了第一台台式电话机,是冯高代给自家安装的,电话信号通过电线来接收。不过,热心肠的冯高代将这台电话机共享到了村里头,村里务工子女打进来的电话,他通过村上的大喇叭喊家里人来接听。有需要往外拨打电话的村民,来到冯高代家里就能使用电话。在不久后,随着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台式电话机在村里逐渐普及了。

  信息技术时代,大家紧跟时代步伐。“有一年过春节时,村里一小伙拿的一部翻盖手机传遍了村头巷尾,不过,我最关注的问题是这部手机在村里因为没有信号而无法使用。”冯高代说,于是,年后我积极向电信部门申报了电信塔项目,大概在2000年以后,村里村民都用上了手机。同时,村里网络也实现了全覆盖,这让后寺村村民了解讯息的途径变得更宽广、更便捷。

  “当时,在村里除了电、通讯普及之外,条件好转后的村民也开始修建起了新房。哪一个年代里,翻新后的土坯新房在村里也是很时髦的。”冯高代说。

  2013年,一场地质灾害山体滑坡的发生,严重威胁到了村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

  当时62岁的冯高代,在地质灾害面前,沉着应对。当他得知大家都有搬迁的意愿后,便自掏腰包跑到秦州区好几处易地扶贫搬迁项目现场,详细了解搬迁点的房屋修建以及周边产业经济发展情况,并与村民们一同商议。最终,大家一致选择到秦州区皂郊镇兴隆村易地扶贫搬迁点安置新家。2015年,后寺村全村村民如期在皂郊镇兴隆村住上了新家。

  一排排白墙青瓦下,是窗明几净的客厅、卧室、厨房,还有方便好用的卫生间,出门也是3米左右宽的硬化路……这是记者在秦州区齐寿镇后寺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看到的景象。

  “现在住得好、吃得好,医疗有保障,老了国家还给我们发放养老金。在我们小的时候,那真是想都不敢想。”在冯高代家里,他乐呵呵地向记者说道。

  一晃眼,他担任村支部书记已有35个年头。35年间,后寺村通电、通信号、水泥硬化通村路、整村易地扶贫搬迁……件件实事的落实见效,都离不开冯高代这位老书记。

  35年间,因各项工作干得突出,他先后被区上、镇上评为先进个人、道德模范、劳动模范、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员、优秀党支部书记等多项荣誉证书。多年来,这一本本荣誉证书也成为了他干好事、干实事的动力来源。

  后寺村是深度贫困村,全村有5个自然村共177户761人,2013年,后寺村建档立卡139户613人,截至2018年年底,未脱贫户7户24人。冯高代底气十足的向记者说道,“今年年底,我们后寺村一定能实现整村脱贫。”

  眼下,68岁的他依然奔走在田埂地头,为村里的大小事务而忙碌。他说,除了抓好产业发展之外,现在最主要的便是给大家做好后勤保障工作,争取自己在职一天,就为村民多干一件事,让大家在新家园里住的舒心、安心,也有稳定的钱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