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19-04-27 06:23 的文章

温情巴蜀三人行 水滴公司创始人沈鹏与学界、业

  温情巴蜀、健康扶贫行动日前在成都圆满落幕,本次活动由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联合水滴公司共同发起,活动现场启动了多个爱心项目,通过将社会各界的爱心力量汇聚在一起,为四川地区群众提供健康保障,助力健康扶贫,响应国家脱贫攻坚行动。

  巴蜀三人行对话成功举行,北京新民社会组织能力建设促进中心主任王虎作为嘉宾主持,与中国社会保障学会秘书长鲁全、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四川省扶贫基金会志工部部长廖宗旭一起,从学界和业界的双视角,就“健康扶贫践行社会责任”这一议题进行主题对话。

  王虎:十九大报告提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要求全国全党全社会集中力量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在脱贫攻坚中企业、社会组织承担了相应的责任,各位嘉宾的组织是如何参与脱贫攻坚的呢?

  鲁全:贫困问题是非常复杂的,需要政府、企业、社会团体、家庭等互相配合,共同发挥力量。当企业、社会组织做扶贫攻坚的时候,我们要政府搭台,帮助它们发挥力量。中国社会保障学会是一个学者的共同体,在扶贫攻坚方面主要是提供智力支持。我们在老少边穷地区各选了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开展“三精准四方联动”的健康扶贫活动。所谓三精准,第一是精准识别,要把因病致贫的贫困户识别出来;第二是精准治疗,我们把北京一些大医院的医生组织到贫困县,让他们帮贫困户看病把脉;第三是精准帮扶,这是精准扶贫中最核心的内容,就是要切实减轻他们的疾病医疗负担。四方联动,则是把分散在卫健部门、人社部门、民政、残联以及社会组织各方手里的扶贫资源,有效地整合起来,更好地帮助得了大病的贫困户,让老百姓的疾病负担降低到最小。

  沈鹏:水滴公司创业初衷是保障亿万家庭,我们就是一个社会企业,希望用互联网科技在广大人民群众得大病的时候,为他们提供高效的医疗资金解决方案。水滴公司的模式可以理解为,给大众提供一个健康保障体系,这个体系里有互联网健康险平台水滴保、网络互助平台水滴互助、个人求助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是平行于中国社保和商业健康险之外的第三个保障体系。

  廖宗旭:我们四川省扶贫基金会所肩负的社会责任主要是在党和政府的政策主导下,倡议和动员社会各界、各方力量来参与和支持这场脱贫攻坚战。我会成立于1992年,主管单位为四川省扶贫开发局,在全省21个市州设有分支代表机构,多年来与国内外、省内外的爱心单位、爱心人士合作开展的教育扶贫、健康扶贫、产业扶贫、旅游扶贫、救灾重建、互联网+扶贫六大板块的社会扶贫工作,成效显著,多次被国家有关部委、省委省政府评先表彰。

  沈鹏:我们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希望在未来三年,水滴互助能成为给中国三亿多人提供健康保障的网络互助平台,能有七八亿的用户通过水滴筹参与到我们的公益圈中。我们希望能带动所有人参与进来,因为我们认为这个世界的改变不是一个人做了很多,而是每个人参与了一点点。同时,除了水滴互助和水滴筹以外,我们的其他业务也在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围绕这些定点扶贫地区开始做一些事情。比如水滴保去年联合清华大学,在云南省做了一个扶贫项目,为定点地区的中小学生以及教职工提供了五年期的人身险。我们公司参与捐赠发起的水滴互助公益基金会,会定点定期做一些范围更宽的扶贫的事情,比如给一些贫困地区的小学建医务室、图书室。我们还成立发起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公益,是王虎老师大力支持的项目,水滴公益联合更多的扶贫基金会,一起围绕需要帮助的人做一些事情。

  廖宗旭:今天主题是健康扶贫,首先我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会在健康扶贫板块所开展的工作:第一,募集资金,资助贫困患者看病就医;第二,邀请和组织华西、省医院等相关三甲医院的专家和著名的医生对乡镇卫生院或者村级卫生室的医务工作人员进行专业的培训,提高他们的诊疗水平,方便基层群众、贫困患者在家门口看病就医;第三,援建村级卫生室,主要是通过设施设备的捐赠;第四,我们对二甲或乡镇卫生院进行医疗设施设备的捐赠;第五,组织三甲以上的专家或者知名的医生走乡下村,到一线为基层群众义诊、义疗,通过这五个具体的事项帮助基层群众,特别是贫困患者看病就医恢复健康。据相关部门的数据统计,我省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的比例一度达到了47.6%,因此健康扶贫,我们会作为工作重点持续做下去。

  鲁全: 我们国家的脱贫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也确实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刚才廖部长提到过的,我们现在汇集了大量的资源到贫困县,但是没有很好地利用起来。我们有大量资金的支持,但是缺少好医生;我们有先进的设备,但是缺少会使用设备的人。如何让优质的医生资源和医疗服务真正下到基层,这是整个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要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与未来的乡村建设要联系在一起,其中基层卫生能力的提升,是下一步需要做的重要的工作。同时,需要做好国民社会保障教育、保险教育。在传统的救灾体制下,老百姓对于灾害和风险的防范意识不强,因此,要建立保险机制和互助意识,像水滴公司,还有一些基金会,其实都是在做国民的风险教育和保险教育,这件事很有必要,也是需要长期投入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