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19-09-28 14:20 的文章

《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和成才步入社会你认为

  摘要:在《士兵突击》中,许三多和成才是男一号和男二号,两人虽然是从同一个村里出来的,但性格、能力各方面情况都截然不同,如果两人步入社会,你认为谁更容易成功?

  在《士兵突击》中,许三多和成才是男一号和男二号,两人虽然是从同一个村里出来的,但性格、能力各方面情况都截然不同,如果两人步入社会,你认为谁更容易成功?

  这两个人的人设,就说明进入社会后,只可能成才能成功,为什么?因为成才是主动型,而许三多是极端被动型。我们的社会,也只有在学校和军队,还会有可能遇到好的良师益友,会想办法帮助你改变你,一但走到社会上,谁还给你又当爹又当妈的?电视里许三多命很好,不但有史婆婆给他把屎把尿,遇到的战友也没有一个给他拖后腿,下烂药的,先前在五班,不是我说,在那种环境里,许三多一个新兵蛋子跑去打破平衡,干扰大家原有的平静,弄的大家没法好好打牌,睡懒觉,甚至还要重新开始过每天整理内务,开始军事训练搞拉练,正常情况一帮老兵油子弄不死他!

  为啥那地方会叫班长坟墓?马班长一个全团都有名的优秀班长去了也被同流合污?告诉你们,如果部队有那种地方,一定是落后份子横行霸道的地方,都是别的单位实在没指望改造过来的兵油子,给集中起来,丢那么一个角落,任由他们自己烂到退伍。电视里就不一样了,许三多一个傻不愣登的新兵跑去,没事自己找点活干,就把他们感动了,感染了,知道上进了,粗一看,许三多的执着还蛮有感染力的,细想想,这岂非是说这几人原连队指导员是吃屎的?

  放到社会上,以前混单位,有个很负能量的说法,说一个人只要不考虑升官往上爬的话,想在单位混的滋润,千万别搭理单位先进积极分子,一定要跟落后群众抱团!许三多这样的,就是被孤立的命,谁会给他漫长的成长机会?还一发梗劲就不管不顾的,真的,无论许三多再有韧性,是一块怎么样的璞玉,到社会上都不会有成长机会的。成才不同,他自己就会抓机会,创造机会,一但给他机会,他的能力直接就能体现,就像到部队,还新兵连呢,就是优秀的狙击手,现在社会节奏多快啊,需要的就是成才这样的人才,谁有功夫去培养许三多?

  再来看看老班长史今对于成才和许三多的认识。史今看兵的眼神很准,他家访成才和许三多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了成才和许三多是怎样一种人。

  成才是一个干净利落,很精神的小伙子,他从上到下,全身都透露着机灵。在史今看来,成才是一个人精,只是这种人精的气质太外露了一些,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许三多是一个呆头呆脑,做事没主见,总是慢半拍的小伙子。但史今发现,许三多并非表面看起那样无用,他的眼神并非是浑浊的,而是热切的,他不适合当兵,但却是个好人。

  而七连长高城眼中的成才和许三多,在高城看来,就训练成绩而言,在“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这句俗语中,成才毫无疑问是头马,而许三多就是那头跑在最后的骡子。

  当伍六一对成才的为人提出疑义的时候,高城早就看出了成才的本质。在高城看来成才是一只望月猴,一山望着一山高,他必须要重新着地,才能真正成熟,才能走得更远。至于许三多,高城刚开始认为他是一个执拗的傻子,可是到了后来他发现许三多比他更懂怎么做事。

  许三多和成才是大不一样的,成才在要去五班上任的时候,找到许三多,在饭桌上说了一句让我记忆犹新的话,他说:天下有能喝的人吗?没有,只有能扛的人。

  确实,成才是一个能扛的人,当然,许三多也能扛。但是他们却有明显的不同,成才是选择一个人扛,因为他不轻易相信人;而许三多是选择找人一起扛,因为他喜欢相信人。

  老A的大队长袁朗为什么喜欢许三多而不是成才?A大队的袁朗可以说是部队里真正的“人精”,他识人的能力不输史今。在袁朗看来,成才是一个单兵能力特强,如果在战争年代,就凭他一个人就能成为战斗英雄。但是他却不敢把后背交给他,因为成才心中永远都只有自己。

  袁朗喜欢许三多,毫无遮掩的喜欢,就是因为许三多是一个难得的好兵。许三多个人素质过硬,在极端环境里也能做到不抛弃,不放弃,这样的兵,视战友的命就是自己的命。

  说完了成才与许三多的不同,再具体到题主的问题。如果成才和许三多都退伍转业了,那么他们谁会更成功?

  后期的成才已经不是早期那个锋芒毕露的成才了,正如袁朗所说,他在部队就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管理者,那么到了社会上,也一定是个优秀的管理者。

  而许三多,他的终点就是一个兵王,一个优秀的执行者,到了社会上他依然会是一个优秀的执行者。

  评价一个人成就的高下很复杂。正如成才当初一马当先,结果到了后面,反而落到了许三多的后面一样。一个人就是这样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成才未来的成就很大程度上会取决于:他是否还保留初心,是否还记得袁朗当初的诛心教诲,是否一直把许三多当兄弟。

  许三多的未来是可以预见的,因为他是一个好人,他只要认定了一件事,会一条路走到黑。现在流行一种“匠人精神”,而许三多就拥有这样的精神。

  一个人一生怎么样,我们古人说一定要到了盖棺的时刻,才能确定。一时的成功与失败,那只代表一时;一世的成功与失败,才代表了一世。成才与许三多两个人到了社会上,或许就如他们在军营中一样,一时成才跑到了前面,一时许三多又追了上来。一时成才铸就了一栋高楼,一时楼垮了;一时许三多在缓慢爬行,一时量变引起质变,飞快跑了起来。